汲汲

/


我们跨进更远的草野里。


他脚步轻、近乎无地融化到风声骎骎里,我的小腿打颤牵起前后摆动,隐隐着发酸,心也一阵一阵沉没到根系又浮起。鼻腔里磨出的喘息不停不歇,借山脉似不平的鞋底混合在叶子们上。我迈过草尸气势磅礴地前行。


我遇见他的时候,太阳还没有离我们这样近。他在我的右边,比我慢太多地走。起初他是一个小黑点,我当他是草尖儿上一个小小的虫洞,他的身影逐渐清晰又模糊,我盯着很久才意识: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。我看的不真切,但他穿的太多、太繁杂了,刚刚从戏台谢幕般的,双手鞠起一捧连花萼也没有的炽红花朵,很小,挨挨挤挤才簇满他的手心,风吹了晃也不蹦走。他蓄着头白发(或者是银色),皮肤...

©NPE 1 | Powered by LOFTER